返回列表 发新帖

美丽消逝ing

[复制链接]

7195

主题

7195

帖子

2万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21792
发表于 2019-7-18 14:53:02 | 显示全部楼层 | 阅读模式

美丽消逝ing
  在哭嚎与哭嚎之间,月亮躲进了白云里,白云悄声对月亮说,无论你睁开眼睛,还是闭上眼睛,世界,都是一样。

  

  美丽消逝ing

  ——流星鱼

  

  

  昨天,可可西里宽阔的草原上,藏羚羊撺着堆儿的活着,尖尖的角戳向天空,像是要划破天空上的流云,扯开厚厚的云层,让阳光从缝隙里偷偷的看看这个人间。

  可可西里的昨天,我一直记得,可可西里的今天,在明天我却已经把它遗忘。

  为了这只藏羚羊,狩猎者的声已经响彻了几个夜晚。

  可可西里想入睡,却失眠了。

  死去的藏羚羊被一个黑影背进了幽谷,一只失去母亲的小藏羚羊在夕阳下化做草原上一株枯草。萧瑟的风把它孱弱的身体萧瑟成一团乱毛,一阵阵凄列的哭嚎声打湿了过早爬上雪峰的月亮,在哭嚎与哭嚎的间隙里,月亮钻进了云里。

  白云悄声告诉月亮,无论你睁开眼睛,还是闭上眼睛,世界都是一样。

  多吉帕姆扔下正在归栏的羊群,抱起了小藏羚羊,小藏羚羊的身上,还滴着血,姑娘的怀抱,就是它的家。

  羊群继续向四方跑散,凌厉的声使它们忘记了回家的路。声是一堵墙,墙两边,都有无底的深渊。多吉帕姆抱着小藏羚羊向帐篷走去,夕阳,一直把她的影子拉得很长很长,一直拉到雪峰的顶上。雪峰的顶上,天,眨了一下眼。

  老阿妈什么都看不到,但是凭感觉,她知道草原上发生了不幸,她摸索着走出帐篷,迎面走来的,是抱着一只小藏羚羊的多吉帕姆。老阿妈伸出沧桑的手,从多吉帕姆的怀抱里接过小藏羚羊复方生发酊,轻轻抚摩小藏羚羊杂乱的毛,深深的叹气,若不是有这般天治疗白癜风花费赐的美丽,怎会有今天无情的杀戮?这一天最后一抹阳光落在帐篷外的枯草上,风一吹,就碎了。

    

  老阿妈的眼睛为小藏羚羊点燃了整个世界,多吉帕姆在小藏羚羊微微张开的眼睛中,看到了她从来没有见过的雪山峭壁,覆盖着纯白色的雪,厚厚的雪层上,孤孤单单的布着一层脚印,一直一直,被拽到山里最深最深的地方。

  雪是的白色是纯净的,可是雪却是很脏。

  有些人的外表是华丽的,可是心却是与雪完全相反的颜色。

  多吉帕姆想起几天前停留在他们帐篷前那一群男子,和蔼的笑脸背后竟然隐藏了丑陋的阴谋,他们就追踪着那一层孤单的脚印,一直一直追寻……大雪掩埋了他们的脚印,却掩埋不了他们的心灵,他们的眼睛,觊觎着藏羚羊的美丽,窥视着大自然对藏羚羊的恩赐。

  人类就是这样,越是美丽的东西,越想把它攥在自己手里,成为家里珍藏室里一个珍品,成为家里来客时炫耀的资本。可是没有了生命,美丽的,还在美丽吗?

  真是讽刺。

  多吉帕姆不敢想象他们的眼睛,那该是怎样的贪婪呵,贪婪的目光变成尖刀,一寸一寸凌迟着藏羚羊的美丽,一直到它变成一堆骨头,他们还在回味着那样的滋味,或者,盘算着下一只美丽的藏羚羊,或者,掰着指头计算他们可以得到的人民币。

  所以这个世界上最美丽的,还是钱。

  多吉帕姆的眼睛里凝结了一颗晶莹的东西,划过脸庞落在小藏羚羊美丽的皮毛上,热热的,咸咸的,落在小藏羚羊身上,反射着帐篷里雄雄的火光,跳跃在小藏羚羊的身上,仿佛是它身上唯一表明它还活着的东西。

  小藏羚羊在阿妈怀里使劲勾了勾头,似乎把头埋在阿妈怀里更深一些,它的痛苦就会更少一些,它的喉咙里已经发不出任何的声音,它就像是冬天的一团枯草,等待着春天的来临,等待着奇迹的发生,它的眼睛里藏着渴望,藏着对生命的渴望。

  阿妈轻轻的,一遍一遍的抚摩着它,想让它感到更舒适。

  老阿妈沉重的叹息变成了一堵墙,帐篷外的月亮想看看小藏羚羊,却被挡住了。多吉帕姆看着帐篷外的月亮,月亮啊,你是否知道,那些人就是借了你的光辉,凌迟了藏羚羊的美丽?如果你知道,你是不是不会在这样的夜晚在人间留下你圣洁的光芒?

  没有月亮的夜晚黑色的残酷和隐忍,也许,可可西里这些热爱美丽的人们还可以承受。

    

  小藏羚羊眨了眨眼睛,它的眼睛里有泪水。

  老阿妈感受怀里小藏羚羊轻微的颤抖,惋惜的闭上了她那双从来都看不见东西的眼睛。或许在这个时刻她看到了,却是看到了这个世界上最残忍的场景,见证美丽的消逝。

  她感受到小藏羚羊孱弱的体腔里那同样孱弱的跳动着的心脏,里面装载的,是它曾经快乐生活过的草原,是它曾经活泼跳跃过的雪峰,是它的爸爸妈妈兄弟姐妹……可是如今,什么也没有了,只有,只有恐惧……逃离,逃离,逃离!!!

  永无止境的逃离,是为了什么呀,只是为了那鲜亮的皮毛,还是鲜嫩的身体?

  只是因为美丽。

  月亮躲进了云层里,对白云说,无论你闭上眼睛,还是睁开眼睛,世界,都是一样。

  门外的雪一直都没有融化,春天一直没有来临,奇迹也一直都没有发生,远处的草原还有一点绿色,那是不是我们剩下的那一点希望?

  索南达杰的墓碑还里在可可西里的草原上,中国最好的白癜风医院索南达杰的眼睛还一直守护着可可西里的藏羚羊,他的眼光一直穿透草原,穿透雪山,穿透那些男子无耻的身影,落在他为之奉献了生命的美丽之上,却发现他护之如生命的美丽,正在消逝。

  索南达杰的眼泪沁湿了草原上干枯的小草。

  清晨的阳光撒落在草原上,照亮了索南达杰的眼泪,草丛里的昆虫读懂了,牧民的羊群读懂了,草原上空盘旋的苍鹰读懂了,不懂的,只是人啊。

    

  在清晨的第一绺阳光落到小藏羚羊身上的时候,它的眼睛失去了光彩,它再也不会在老阿妈的怀里难过的使劲勾头,它的心脏也不会再孱弱的跳动,皮毛上鲜红的血珠已经变得暗黑,把它美丽的皮毛凝成一股一股。

  小藏羚羊棕黄色的眼睛已经变成了灰色,这是它对这个世界最后的认知。

  对于它,世界是灰色的。

  苍鹰在帐篷上空盘旋,发出凄厉的鸣叫,它的翅膀划开天际,让阳光透过厚厚的云层落在小藏羚羊小小的身上白癜风新技术,可是阳光的热量已经不能温暖小藏羚羊冰冷的身体和冰冷的心。阳光照在小藏羚羊的身上,金光闪闪,是它的皮毛反射的光芒,是它一生中最后的美丽。

  远处,索南达杰深深的叹息……

    

  

  索南达杰:青海市市委书记,在保护藏羚羊与歹徒的搏斗中牺牲。

  联系方式:(电话)61504327|(Email)liuxingyu1117@sina.com|(OICQ)46317314|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